人生最大的敵人:不是智慧,而是情緒

勵志好文     2020年03月05日

情緒之於人,有如我們的一日三餐,我們很熟悉情緒,但幾乎很少人知道,情緒的本質到底是什麼?情緒到底從哪裡來的?為何我們總是會失控?到底誰在主宰著情緒?

大家有沒有想過這個問題?情緒的本質是什麼? 它的源頭在哪裡?

我估計很少人會想過這個問題,因為我們對它太熟悉了,也正是因為對它太熟悉了,導致我們不再去追問它。

這就是生而為人的第一個難以跨越的檻,越明了,越確定,越理所當然的事情,越會成為我們思維的盲點,一旦我們認為我們看明白一個事情,它隨即不再是我們追問的對象,它於是成為我們的邊界,我們就被禁錮在邊界之內。

實際上,我們都是被禁錮在情緒的邊界之內,更為可怕的是,在它的邊界內,我們都認為我們是有智慧的,而我們從來沒有想到,一旦認為自己有知,自己隨即變得無知。

因此,要搞明白智慧是什麼,我們首先必須搞明白情緒是什麼,為什麼它反而是首要的?

苦樂的本質

探究人類的所有問題,特別是人類本性的問題,我們首先都必須追究人類的起源問題,也就是人類何以成其為人類的問題,這決不是為了吸引眼球或者誇誇其談,因為任何一個事物的成因,都可以有無數個影響因素,比如一個人說我此刻不高興,那麼我們要考究為什麼不高興,則可以有無數個原因,但這些無數個原因卻是由某些共同的原因導致的,這些在背後的,起決定性作用的原因,我們把它叫本質

儘管如此,我們也只是考察相對本質,相對把問題看得更清楚,那個絕對的點是我們相對的人永遠無法企及的。

因此,情緒的本質就絕不是僅僅是開心快樂痛苦這麼簡單,這些只是表象,但是我們必須要問這樣一個問題,為什麼我們需要開心快樂與痛苦?為什麼人生需要苦樂

這好像是一個不問自明的問題,但它卻是問題的關鍵,我們為什麼需要苦樂?我們人類世界的所有情緒,都可以在苦樂上找到它的縮影,都是某種程度上苦樂的體現。

苦,可以驅使我們去迴避它;而樂,則是我們所渴望的,追求的

因此,苦樂,就是跟我們趨利避害的本性相對應的,或者說它就是由趨利避害延伸出來的,它就是我們的趨利避害。

利與害的本質

再一個不問自明的問題:為什麼生命體需要趨利避害?所謂的利與害又是什麼

我們知道萬物都是由能量轉化而來的,特別是生命體,它是反能量自髮狀態的結果,因此,生命體要維持它的結構,就必須時刻從外界獲取能量 ,而所謂的獲取能量與被獲取能量是同一回事,生命體以吞食其他生命體來維持其生命。

因此,吞食其他生命體就是利,被其他生命體吞食就是害

實際的模型可能遠比這個複雜,但我們這裡只討論主要的模型,理想模型。

這就是自然選擇,有利於生存的能力被選擇,不利於生存的能力被淘汰。

因此,利與害的本質就是自然選擇本身

自然選擇

因此,我們要追究情緒,就得追究到自然選擇,那麼自然選擇選擇什麼?這又是一個不問自明的問題,但這個問題很多人存在誤區,即自然選擇不是強者生存,是適者生存

很多人認為自然選擇是強者生存,持有這具觀念來看待演化,就容易進入誤區。

真正的自然選擇是適應者生存,那麼這裡就導出環境 ,自然選擇是選擇那些能適應環境的基因

比如長頸鹿長長的脖子,我們可以想像,早期所有鹿極有可能都不是長脖子的,因為此時植物食料豐富,但隨著種群數量的繁殖及來自其他物種的競爭,植物食料開始大量不足。

人生最大的敵人:不是智慧,而是情緒

於是出現一類隨機變異的長脖子鹿,它能吃到其他鹿及其他動物吃不到的高處的樹葉,於是它存活下來,而其他鹿要麼被淘汰,要麼往其他方向進化,進化會朝哪個方向演化,完全是隨機的基因變異,然後哪個變異出來的功能剛好與新變化後的環境相匹配,那麼這個基因就被自然選擇留存下來。

人生最大的敵人:不是智慧,而是情緒

關於基因遺傳變異的另外一個誤區,它確實不是強者文化,它的變異基因是首先要被淘汰的,我們知道DNA的突變率極低的,可能接近十萬分之一,十萬個複製裡面才產生一個變異

這個變異率是與環境的變化率是相匹配的,宇宙的大尺度的穩定極有可能就是環境變化率的決定者,因為根據宇宙微波背景輻射,宇宙早期是極其均質的,即我們這個宇宙各個方向上都是極其相同的。

宇宙微波背景是我們宇宙中最古老的光,當宇宙剛剛380,000歲時刻在天空上。它顯示出微小的溫度漲落,對應著局部密度的細微差異,代表著所有未來的結構,是當今的恆星與星系的種子

人生最大的敵人:不是智慧,而是情緒

宇宙的這個特徵,決定著我們環境的穩定特徵,而這個穩定的特徵是生命誕生的首要條件,因此,基因遺傳的突變率跟宇宙早期的差異率,竟然是幾乎接近的,都是十萬分之一

這絕不是巧合,這是萬物在一個規定的主導下一系演化的證據。

因此,宇宙的這個穩定的特徵決定著後續所有演化物都有一種追求穩定演化的傾向:

其中第一個傾向,就是基因遺傳的穩定性,遺傳首先要求穩定。

第二個傾向,就是穩定性中的不穩定,它是導致這個豐富多彩的世界的原因。

因此,宇宙大尺度的穩定及宇宙極小機率的變異,是導出我們當今這個世界的關鍵,而要追究後演物的一切問題,都可以從這個角度來考察。

我們通過前面的一系列推導,我們可以非常清晰的得出,我們所要考察的情緒,它的本質就是自然選擇本身,而自然選擇的關鍵,就是匹配生存環境,與環境匹配的留存,不匹配的被淘汰。

利就是留存,害就是被淘汰。因此我們都趨利避害,因此我們都想離苦得樂

我們前面也得出,自然選擇的核心是匹配環境,因此,要探究到底是什麼在規定著我們的情緒,我們就必須考察與當時形成人類情緒相匹配的環境,環境是它的決定者

首先,我們可以作出一個幾乎100%正確的推斷,即我們人類的情緒絕不是近代幾千年形成的,因此,如果我們通過觀察現代人來研究情緒,那麼導出的結論肯定是值得懷疑的。

人類的情緒,是幾十萬甚至幾百萬年前形成的,是嚴格與當時的環境相匹配的

動物情緒

我們是在叢林中形成我們的情緒的,我們人類的情緒是為成為一頭合格的動物而生的

我們人類今天文明化了,我們處處在講文明,結果導致一個問題,我們嚴重的排斥貶低動物情緒,我們不承認我們身上的動物情緒,這使得我們看不清情緒的真實面目,當你無法真實的面對自己時,你就會迷失甚至恐懼,恐懼自己身上的那股狂野的動物性,這反而會導致我們被蒙蔽在情緒的主宰下而完全不知。

要看清楚情緒的本質 ,就必須承認情緒的動物性,它是為動物而生的,它是為幾十萬年前的叢林環境而生的,而此時,你必須是一頭合格的動物,才有可能在叢林中生存下來

無處不在的恐懼

恐懼之於情緒,就相當於情緒之於人一樣,恐懼情緒是人七情六慾之首,它是我們在叢林時代生存下來的關鍵,任何一頭動物,在叢林中覓食時,它首先要警惕的,就是成為其他動物的食物

而恐懼情緒,就是我們對一切動靜都保持警惕的首要能力。

如下圖所示,當我們在叢林中覓食時,任何視覺信息都會首先進入我們的下丘腦,這是信息中轉站,隨後這裡的信息會往2個方向傳送。

人生最大的敵人:不是智慧,而是情緒

信息首先送到我們的杏仁核(Amygdala),這就是我們的恐懼中心,如下圖所示,我們可以看到這條短路(low road)直達恐懼中心,首先引起我們恐懼。

比如我們腳下的那片草突然有一點動靜,我們第一時間條件般的就往回跳,主導這個反應的就是我們的杏仁核,它的活化會促使機體的神經網絡釋放相應的激素,比如腎上腺素,使得我們呼吸加速,心跳加快,血壓上升,肌肉供血量增加,它使得我們全身每一個細胞都同時進入警戒狀態,我們條件般的往回跳,就是瞬間爆發的表現。

人生最大的敵人:不是智慧,而是情緒

這個動不動聽到,看到,感覺到任何一點動靜就警惕與恐懼的特徵,就是我們在叢林中生存下來的首要情緒,它是叢林特徵的首要規定性,因為假如一個基因沒有這個保命的恐懼情緒,即使100次裡面有一次是真正的危險,那麼一次的危險就可以使得這個基因斷絕。

因此,即使100次都是無關的危險,機體也要恐懼警惕100次,它是活命的首要保證。

這就是叢林生存法則,我們必須不管三七二十一,首先恐懼起來,才有資格生存下去

大自然不會給任何基因第二次機會。

因此,理解人類的情緒,要理解我們的任何行為,我們首先必須從人類或者說所有動物的恐懼情緒考察,我們甚至可以這樣說,恐懼情緒驅動著我們日常生活裡面的所有反應,只是被我們描述為不同的感覺而已,而它的本質都是恐懼情緒的延伸。

比如我們可以早上起床就無緣無故的有點傷心,有些憂愁,這樣的情緒會促使我們審視我們的生活中的一切,是不是哪裡出問題了,我是不是最近太安逸了,需不需要改變一下,這種避害的恐懼情緒,會促使我們去往趨利的方向努力

這就是恐懼的積極一面,也是它的合理之處,我們生活中的行為,大多都是恐懼塑造出來的

比如我們會將所有食物煮熟,是因為生的食物裡面有大量的致病微生物,我們恐懼生病;

我們每天早晚刷牙,是因為我們擔心蛀牙;

我們讓小朋友早早就學數理化,學習各種興趣班,是因為擔心孩子以後跟不上社會。

所有你能想到的行為,基本跟能恐懼情緒匹配上,正因為這些恐懼情緒,我們因此能健康快樂活著。

馬斯洛的人的五層需要的最基本兩層需要就是生理需求與安全需求,其本質就是恐懼驅動的需求,因為沒有食物會死,機體不安全也會死。

再比如,我們對生活中的所有事情的首要反應,就是有一個恐怖化的「萬一」存在:

萬一草叢後面是一隻老虎怎麼辦?萬一今天找不到食物了怎麼辦?

萬一沒法完成銷售目標怎麼辦?萬一失業了怎麼辦?萬一面試不上怎麼辦?

萬一考不好怎麼辦?萬一同學們不喜歡我怎麼辦?

萬一孩子生病了怎麼辦?萬一孩子在學校里被欺負了怎麼辦?

我們的大腦里會有無數的恐怖化想像,這些想像驅使我們去趨利避害,它是我們活下來的關鍵。

這就是恐懼在人性裡面的份量,它是嚴格匹配當時的叢林時代的,每一個不確定性,都會成為我們的恐懼之源。

理性腦

恐懼會像一隻無形的手,生活中如果每一個點都恐懼,就會有無數隻手抓著我們,我們會因此動不了,這個基因就會被淘汰,因此,基因繼續突變,其中一個方向就是進化出海馬回及人類的前額葉皮層

人生最大的敵人:不是智慧,而是情緒

我們上面說到任何外界的一個刺激點(嗅覺除外),都會在下丘腦這個中轉站中轉:

其中首站就是到杏仁核,這就是短的路線。

信息在發往杏仁核的同時,還發往我們的額葉皮層,也就是我們的理性腦。這是長的路線。

理性腦會對這個信息進行詳細的分析,它會從管記憶的海馬回中調取歷史經驗來對信息源進行判斷,然後再對杏仁核發出是否繼續恐懼還是需要終止恐懼的信號。

以老鼠為例子,上面短的路線的反應時間是12毫秒,長的路線是24毫秒

比如我們腳下的草叢突然有一點動靜,低頭一看好像一條蛇,短的路線迅速調動杏仁核恐懼中心使得機體立即反應,往回跳。在往回跳的同時,下丘腦的信息同時也送到大腦額葉皮層,此時已經看清楚了信息源,原來是只是一樹枝,於是大腦發送信號給杏仁核,說根據我的判斷,那不是危險,你可以停止激素分泌了。

恐懼情緒的激素水平下降,於是我們冷靜了下來。

這就是我們理性腦的作用,它是用來糾錯的,因為我們對一切都首先會產生一個恐懼化的情緒,充滿恐懼化的生活將使得我們無法動彈,因此,假如一個基因只會恐懼,它要麼餓死,要麼焦慮而死,因此它首先會被淘汰。

理性腦的關鍵作用就是當外界的刺激與內在的認知無法達成一致時,理性腦的任務就是讓他們達到平衡,因為任何一個不確定性的刺激源,都會讓我們不自覺的保持持續的恐懼,理性腦就是必須把這個不確定性,變成確定性,不管外在的情況如何,我們的內在必須平衡

人生最大的敵人:不是智慧,而是情緒

比如針對上面所有萬一的情況,理性腦就會從我們管記憶的海馬回中獲取相關經驗信息,來給這些「萬一」找理由,使它們從疑問狀態轉為確定狀態。比如:

萬一今天打不到獵物怎麼辦?理性腦:那就採集些果子。

萬一失業了怎麼辦?理性腦:相信憑藉自己的實力,重新找一份工作完全沒問題。

孩子在幼兒園被欺負了怎麼辦?理性腦:放心吧,這個園的老師都很專業的,應該沒問題。

任何的恐懼與擔憂都會打破平衡,產生焦慮情緒,而理性腦的責任,就是把不確定性的擔憂轉化為確定性,使得機體取得平衡,於是負面情緒消失。

如果一切都這麼簡單,那麼人生應該是比較容易幸福的,而事實上並不是如此。

自動化

我們前面指出,人體的一切功能都是嚴格的與當時的自然環境相匹配的,而恐懼情緒就是第一個必須被嚴格貫徹的。

叢林時代的第二個顯著特徵,就是資源總是匱乏的,它的最本質是能量的熵增定律,因此演化出萬物進化的第一原則,即最小作用量原理,在這個原理的規定下,萬物在進化其能力時,都遵循著最有效且最省能的規定。

我們把這個最有效且最省能的能力表達為自動化,就是我們經常所說的本能反應,有些類似物條件反射。

如巴甫洛夫訓練它的狗一樣,他發現狗在看到喂食人員時,就開始流口水,於是他設計一個鈴聲實驗來訓練狗對鈴聲的反應,每次喂食前,鈴聲都會先響聲,然後就給狗食物,在多次訓練後,狗一聽到鈴聲就分泌唾液,於是狗建立起了對鈴聲的反應。

人生最大的敵人:不是智慧,而是情緒

我們人類的用智方式可以參考巴甫洛夫的這個實驗來理解。

比如我們的視覺,看到的紅,橙,黃,綠,青,藍,紫就是對應400-700納米光波的波長,光波是能量,不同波長的光波對應不同的能量,相當於狗的食物,但是如果我們直接對波長反應,那麼我們將面對300個無區別的數字,這將使得我們對能量的反應速度大大降低,同時每次都必須面對300個無區別的數字,會大大增加我們的能耗。

對於一個生活在叢林中的物種來說,這首先會被淘汰的。

人生最大的敵人:不是智慧,而是情緒

於是基因在隨機的突變中,出現了能把這300個頻段的光波像巴甫洛夫的狗一樣,建模成6種可區別的主要顏色,然後對顏色進行直接反應,這大大提升我們對能量的依存效率,比如此時,我們可以在一片綠色的叢林中,輕易的看到一顆紅果子,於是我們對這個世界的依存變得高效且省能。

再比如我們的聽覺,它的本質是機械振動波,我們能聽到20-20000HZ頻率的振動波,但是我們依舊不是對它進行直接的反應,我們的耳朵把它建模成轟鳴作響的聲音,以便可以快速省能的對它進行反應。

對比式的用智方式

單單把世界進行建模,還不足以形成我們快速省能的自動化反應,自動化反應的核心在於我們建模後,模型形成了可參考系,我們把模型裡面的任何一個參數放到參考系裡面,瞬間就能對信息作用初步判斷。

人生最大的敵人:不是智慧,而是情緒

比如如上這圖,中間的字是什麼?

看到是13的,則它調動的是我們大腦裡面的數字模型。

看到是B的,則它調動的是我們大腦裡面的字母模型。

只是看到一個黑色圖形的,則只是調用到我們大腦裡面的顏色模型(光波模型),或者還有圖形模型。比如小孩就是看到這個。

人生最大的敵人:不是智慧,而是情緒

如上這張圖,我們為什麼能快速的看到紅色的果子?就是因為我們大腦裡面先天已經建模起來的顏色模型,紅色在一片綠色中,或者在任何其他顏色中,都可以快速被識別出來

比如這圖中還有未成熟的綠果子,它之所以綠是因為對人體可利用的能量還不多,因此,它還不希望被採摘,我們如果是在叢林中尋找食物,是很難發現這些綠果子的,因為它偽裝在參考系中。

因此,這種以參考係為參照物的用智方式,基本就主宰著我們對外界的識辨反應,我們的用智方式都是通過這樣模擬與類比來達成快速的判斷

我們要看清楚任何外界信息,我們必須要有參照物,必須放在模型裡面,才能達成有效的判斷。

比如上面的字母模型或者數字模型,就是參考系。

比如下面這張圖,你要看到什麼動物,你就必須在大腦裡面事先有對應的模型,這裡據說有16種之多,你認知模型越多,你看到的世界就越多

人生最大的敵人:不是智慧,而是情緒

比如這張圖,是地中海周邊的模型,如果你大腦裡面沒有該區域的地圖模型,你也決看不出這個圖案是什麼,對大多數人來說,它只是一片黑。

人生最大的敵人:不是智慧,而是情緒

如下這個圖,小務虛一直看不出是什麼,或許是我大腦裡面確實沒有對應的模型,或者是有,但是我沒法調動出來匹配它。

這就是世界,你沒有模型,你就看不到;即使有,你調動不出來,同樣也看不到。

人生最大的敵人:不是智慧,而是情緒

鏡像神經元

我們的大腦裡面有一類神經元細胞,就是這個用智方式的極致體現,這就是鏡像神經元細胞,它就像鏡子一樣,會自動模擬拷貝一切的我們所接觸到的信息及動作

(A)猴子沒有任何動作時,對應沒有活化的神經元細胞X。

(B)猴子抓取球時,神經元細胞X活化。

(C)猴子沒有動,但是眼睛看到了其他猴子抓取球的運作,於是它大腦裡面的神經元細胞X再次活化。

人生最大的敵人:不是智慧,而是情緒

研究人員發現,實驗中的猴子,看到了其他猴子抓取食物,即使這隻實驗中的猴子沒有動,但它的大腦對應的神經元細胞也會活化。他們發現,即使是聽到夥伴捏碎花生殼的聲音,它的對應神經元細胞也會活化,儘管這隻猴子什麼事情都沒做。

研究人員把這種神經元稱為鏡像神經元,它會自動拷貝所有外界的信息,而我們在顯意識層面,不一定會覺知到。

鏡像神經元的存在,使得我們可以更為清晰的了解人類的用智方式,它像鏡子一樣,會把所有外界的信息如實的拷貝,形成模型,或者觸發動作,或者存儲模型,存儲到我們的海馬回中形成經驗體系,然後自發的促使機體作出有意識或者無意識的動作。

它像一隻無形的抓手把這個世界密集的聯繫起來,在鏡像神經元的眼裡,每一個大腦都是連接的。

對方做出什麼樣的動作,說了什麼樣的話,我們的顯意識不一定會照著做,但是我們的鏡像神經元卻如實的拷貝了,一旦模型自動匹配上,我們的機體就不自覺的緊張起來了。

正如上面視覺通過短的路線對外界進化快速本能反應一樣,我們的理性腦還沒意識到,但是機體已經完成反應,理性腦事後才對反應進行解釋,其本質也是調用背景模型對鏡像神經元上剛對外界拷貝到的信息進行解釋。

情緒是主人,理性是奴僕

因此,機體的任何情緒反應都是快於我們的理性腦的,我們上面說到,我們會不自覺的就覺得心情不好,覺得傷心,其本質就是鏡像神經元上的信息匹配了某些不確實性的恐懼模型,但是我們的顯意識並沒有覺察到具體是什麼,鏡像神經元直接通過了下丘腦觸達杏仁核的恐懼中心這條短的路線,直接引發機體保持警惕的情緒

於是,理性腦在情緒起來後,會去反思為什麼,是不是我剛才看到了什麼了,引發我的焦慮與擔憂,或者是鏡像神經元拷貝到的信息引發了我們的那些「萬一」的恐懼,我們的生活中有無數的擔憂:

比如看到老師可能就會引發「萬一考不好的擔憂」,

現在一出門或者與陌生人接觸就可能引發「被感染病毒的擔憂」,

孩子說不刷牙就會引發「蛀牙的擔憂」,

所有的擔憂,都是瞬間自動化調動的,它是我們用智方式的最極致體現,因為情緒首先是保命的,鏡像神經元獲取到信息,使得機體立即產生情緒,這整個過程,我們的理性腦都不知道,理性腦都是後知後覺,它都是事後才出來調節的。

但是即使是理性腦,它的首要用智方式,也是自動化的本能反應,它也是首先直接調動大腦裡面事先的模型去快速判斷的,因為這樣子最高效,或者說我們數百萬年都是這樣的用智方式,它在默認情況下也是自動化的。

因此,理性腦通過模型對比鏡像神經元上的信息,完全快速判斷,這種本能的用智方式,可消除情緒,也可產生情緒,因此大多數情緒下,理性腦也不理性,它僅僅是調動大腦中事先的經驗模型對情緒進行判斷。

人生最大的敵人:不是智慧,而是情緒

比如白人一看到黑人,大腦杏仁核會自動活化,大腦自動恐懼,而此時大腦的顯意識層面可能還不知道我們已經恐懼,只是感覺對眼前的這個人不是很好,我們此時的身體反應可能是心跳加快,手心出冷汗,這是一個自動化的過程。

眼前的這個人的信息,進入鏡像神經元,然後與我們海馬回的經驗模型進行對比判斷,大腦判斷出這是個危險的人,於是直接引發恐懼,整個過程是瞬間自動化完成,我們自動產生恐懼,問題關鍵就在於我們事先存儲了種族偏見的恐懼模型。

在接收到了機體恐懼的信息後,大腦顯意識層面的理性腦,會出來分析,如果你顯意識也堅持這樣的偏見,那麼這個恐懼會放大,直至把人籠罩。

人生最大的敵人:不是智慧,而是情緒

承認情緒的地位

本文把純粹的理性邏輯以下的全部歸為情緒部分,因此,情緒之於人,就相當於我們人本身,我們在文明化以前,經歷200-400萬年的演化,此期間是情緒用智方式使得我們生存下來,因此,情緒在我們人體已經被打造成一個完善的體系。

我們人往往覺得是自己在控制自己,但實際上是我們底下的那些原始的神經元組織,比如鏡像神經元,而不是我們的顯意識。

這就好比我們體內的所有神經細胞都有認知一樣,是它們在主導一切,而神經元細胞之間的信息溝通,就是通過神經遞質的情緒來完成的,因此,是情緒主導著一切

人生最大的敵人:不是智慧,而是情緒

這張圖,紫色的就是我們的情緒中心,這個部位成熟得早,綠色的是前額葉的理性中心,這個部位要到20多歲才成熟。

紫色通往綠色的是一條粗在的通路,而綠色通往紫色的是一條小路。

因此,情緒對理性的控制是強大的,而理性對情緒的控制是弱小的

實際上,這張圖還不足以體現情緒的主導地位,我們通過上面的人體自動化的用智方式及鏡像神經元的分析可以導出,情緒對人體的主導是接近壟斷性的,幾百萬年的基因進化就是在打磨完善情緒的反應機制,人體在成年之前,其主要都是在發展其情緒的能力,其後才是理性能力。

即使成年後,我們的日常的所有本能反應,基本都是我們情緒腦主導的自動化反應,因此,它在數百萬年的進化中,被打磨成如此高效的體系,以至於我們的機體都是在它的主導下自動完成控制,而我們的顯意識層面的理性腦,不僅僅是後知後覺,而且在覺察到時,也是自動化的調動背景模型對它進行順從式的解釋而已,以圖確保機體再次取得平衡,否則恐懼情緒會一直持續

這就是情緒的本質,它基本是我們人的全部,而我們經常以為的理性邏輯,更多的也僅僅是服務情緒而已,這就是為什麼,真正的智慧只發生在極少數人的身上,因為你要純粹把理性邏輯調動出來,你首先得了解情緒的壟斷地位,你得懷疑情緒,你不能相信情緒,這意味著你不能相信你的感官,而這對於大多數人來說,是不可思議的事。

我們說人體的大腦有800億之多的神經元細胞,有各種各樣的情緒部門,在日常情況下,所有這些情緒部門運轉得井然有序,他們管理著我們日常生活的所有活動,當這些情緒部門碰到麻煩時,才會把麻煩給到理性部門,理性部門對麻煩進行處理,然後反饋給情緒部門。

這就是我們日常的用智狀態,它是與叢林環境嚴格匹配的,它是我們在叢林時代生存下來的保障,它是為成為一頭合格的動物而生的。

而要調動智慧,則是需要強制性的把控制權從情緒部門拿過來,然後理性部門對每一個信息進行慢慢的推理與判斷,因此,真正的智慧調動是反本能的過程,由於它是邏輯推導,因此它極慢,且極耗能,這就是為什麼,我們很少進入這樣的狀態。

因此,每個人都認為自己有智慧,但實際上每個人都沒有智慧,我們往往調動的,都只是情緒的本能反應而已。

這就是人生最大的挑戰,不是我們沒有智慧,而是我們不懂情緒,智慧來源於情緒之後,只有搞清楚情緒的這些機制及本質後,我們才有可能自主的調動智慧。

因此,我們只有深刻的理解情緒的源頭,才能真正懂人性,只有在接納情緒的動物性後,我們才有可能真正調動智慧。

人生最大的敵人:不是智慧,而是情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