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人合不合適,就看「這兩件」事!兩個人在一起不是要甜甜蜜蜜,而是要......

愛情好文     2019年01月07日

一個叫做妻子的女人,洗手羹湯,一個叫做丈夫的男人,熟稔地從櫃櫥裡拿出圍裙,輕輕為她繫上,她回頭對他一笑,什麼都沒說,又什麼都說了。是誰來自山川湖海,卻囿於晝夜、廚房與愛。

是誰跨過人來人往,卻耽於晝夜、談笑與愛。

原來,愛是一起吃很多很多的飯,說很多很多的話,把一個又一個無聊睡過去。

昨天,和另一半出去吃飯,兩個人邊吃飯邊聊天,聊著聊著,突然很感慨,說這些年來,好像我倆在一起的大部分時間都耗在了吃飯、聊天這兩件事情上。

從學生時代天天在外面吃,到後來一屋二人,一日三餐;初雪的時候,兩個人會約好,一起去吃火鍋;在外旅行的時候,也常常第一件事情就是找吃的,然後坐在飯桌前,天荒地老、無邊無際地聊起來。

兩個人的愛情以及婚後的生活,就是在這煙火氣息中,一點點鋪陳開來。

這樣子的閒適平淡,的確和當初剛剛戀愛時所想像的轟轟烈烈大不相同。坦白來說,我一直以為愛情也好,婚姻也罷,都是要找一刻骨銘心之人,愛到山崩地裂之時。

及至真的結了婚,才發現那樣子的愛情,未免太虛妄,一旦置於婚姻,多半也失望。然後才漸漸明白,真正接地氣地愛一個人,必須能做兩件事情:一起吃飯、一起聊天。

一個真正適合你的人,一定是聊得來的人。

不要以為聊天是一件小事情,放眼我們四周,有多少夫妻能認真聽完對方說的話?

能找到一個你說什麼,都有興趣和你聊下去的人,需要的不是一點點的運氣。

耐心,他要有。而不是:‌‌「別煩了,行不行!‌‌」「我想一個人靜一靜。‌‌」然後一瞬間,你所有想說的話都沉在心底,你們之間漸漸相對無言。

有個問題是:你感到最絕望的一刻是什麼?

不過就是:在某個深夜,你忽覺人生清苦,看到躺在身邊的人,擁住他,想說一兩句話。

他抬了抬手,掃開你的臂膀,回一句:‌‌「幾點了,還讓不讓人睡覺了。‌‌」漫天星辰,月落烏啼,燈火明滅,人聲沉寂,孤獨得可怕。

懂,他也要有。

而不是:‌‌「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真正相互了解的人,都是心照不宣的,長時間的不被了解,會淡化彼此的愛。

所以,越來越多的人,已經把‌‌「聊得來‌‌」當作愛的回應。

不惑之年尚未結婚的王志文參加訪談節目,談起婚姻問題時說自己一直沒有遇到合適的人。

朱軍問他:‌‌「什麼是合適的人?‌‌」他答:‌‌「能隨時隨地聊天。‌‌」同樣的,還有趙又廷,他在金星訪談時坦承自己是一個無趣的宅男。唯獨遇到高圓圓,一切都不一樣了。他說,他倆話很多,永遠都有聊不完的話題。

關於吃飯,就更不用多說了。

兩個人彼此相愛,最期待的那一點溫暖不就是夜幕降臨,昏黃的一盞燈光下,彼此坐下來,就著熱騰騰的飯菜,吞咽盡一天的辛苦奔波。

最新的綜藝節目《嚮往的生活》裡,何炅和黃磊生活在遠離城市喧囂的偏遠鄉村,每天都在為一頓飯而忙碌。他們最開心的時刻,是老朋友到訪,他們端上自己的拿手菜,和朋友們酣暢淋漓地聊起來。

時光在那個小小的院子裡變得很慢很慢,慢到只剩了兩件事:吃飯、聊天。

看節目的時候我一直在想,什麼是何炅和黃磊嚮往的生活。後來終於明白,大部分人,一生所求,不過就是能開開心心吃個飯,有人聽聽自己的心事。

就像黃磊在節目裡所說的那樣:年輕的時候呢,總以為愛情啊、生活啊都是甜蜜。後來才發現,如果兩個人只有甜言蜜語,那麼日子一定過得疙疙瘩瘩

真正的過日子,一定要找個能聊天、能吃飯的人在一起。我想,這也是黃磊和孫莉這麼多年來,始終幸福的原因。他們真正懂得什麼是婚姻,什麼是生活。

我們最怕一生孤獨,我們最怕無人相知。一個能一起吃飯的人,是最長情的陪伴,一個能聊得來的人,是最好的知己。

尼采曾說:‌‌「婚姻生活猶如長期的對話——當你要邁進婚姻生活時,一定要先這樣反問自己——你是否能和這位女子在白頭偕老時,仍談笑風生?婚姻生活的其餘一切,都是短暫的,在一起的大部分時光,都是在對話中度過的。‌‌」

所以,找一個能一起吃飯、聊天的人吧,這是婚姻的最高境界,也是最務實的需求。要不然我們日日相對,夜夜同眠,憑什麼打發時光,又怎麼排遣鬱悶。

參考來源